无棣县鲁北高新技术开发区实验学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浏览  

新闻浏览

不同寻常处,或许便是教育契机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12-5 阅读:107


这几日高三联考,老师不用上课;天公作美,又有温煦冬阳。几个同事趁着监考的空隙,“偷得教书半日闲”(化用“偷得浮生半日闲”),聊起了琐事。

教师者,聊天大多无外乎教育。从工资改革到教育目的,从职称评定到学校管理,不一而足。面对教育的种种弊端,心中似有万千对策。看似高谈阔论,抒发的也只是书生情怀,也就是过过嘴瘾罢了。不过,听了一同事谈到自己的一段高中复习的经历后,我却若有所思,然后似有所获。

一个农民的儿子,第一年参加高考,只考了四百分,离大学录取线差了一大截。可是,他不甘心就此走上社会,成为农民工中的一员。于是,便托人情、聚全家之力,到某一重点中学复读,期待来年考个好大学有个好前程。

哪料因复习生太多,加之自己分数又低,按规矩被安排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最后一排实在听不清课,这个复习生觉得自己不受重视后,便自暴自弃,终日同一帮在校外租屋的同类学友打牌玩乐。

一年之后,结果可想而知,高考总分比第一年还少了三十分。好在家人并未放弃他,他自己也不甘心。于是,决定再奋斗一年。

这次他换了个环境,到县内一所不太知名的学校复习。不过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大学并未扩招,每年上大学的农村孩子实在不多。因而哪怕是太远的学校,补习的学生也不少。他又被安排到教室的最后一排。这样的遭遇,唤醒了这个学生惨痛的记忆。

他愤怒了,当着老师的面一脚把椅子踢飞了,并把桌子搬到了教室里的第一排。幸运的是,当时那位老师并未说什么,更没有采取什么样的“后续行动”。只是这一年当中,这位老师很少同他交流,他的座位也没有动过。

这个学生这次复习十分努力。一年后,终于考取了一所理想的高校。后来,他同这位老师的关系也很好,虽然不常见面,但也经常问候后,可是彼此之间再也没谈及过这件事情。现在,当初的那位复习生竟成了自己先前复习过的那所重点中学的骨干老师。

听罢,同事们议论纷纷。我便抛出了心中的一个疑问:如果我们碰到一脚踢飞椅子,把桌子搬到教室第一排的学生,会怎么做呢?虽然大家相视一笑,默不作声。面对如此“挑战教师尊严与权威,不服从班级管理的学生”,我们依然可以猜想:或是会被种种冠冕堂皇理由“请”出教室。这个学生的人生可能就此改写。

教师的威信要不要维护?这是不少教师碰到这样不寻常的事情后的第一个疑问。肯定要,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是否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放在第一位呢?我看未必。

我想,上面那个老师面对学生不同寻常的表现时就比较冷静。或许他当时有过愤怒,特别是当着一百几十号学生的面受到这样的挑战。可是他有着非同一般的教育智慧,他把这种情绪隐忍到了心底。一个遭遇两次高考打击的孩子肯定是有一些不同于寻常孩子的故事。一个老复习生把自己的桌子从教室里最后一排主动搬到第一排,是他想学的表现。

这一行为的出现就是转变这个学生的契机。学生主动实现由需要老师催着学到自己要学的这一转变,是难能可贵的。因为主动搬到第一排这一表现是学生在需要的基础上产生的一种内部的唤醒状态或紧张状态,是学生内驱力得以激活的表现。

教师就要善于催生、保护、发掘学生身上的这种内驱力。一旦调动了学生的内驱力,学生学习便可进入自觉的状态,这样也减少了教师管理的难度。后来这个学生的转变便是明证。

这位老师正是考到了这一点。他肯定发现,这或许是改变这个学生的契机,便忍下了这样的“挑衅”。

但是,一个敢于当着100多个学生的面挑衅班主任管理权威的孩子,想必本来是有些桀骜不驯的。如果不磨砺他的性格,又不利于他继续学习和长远发展。这个老师,并采取了一种冷处理的方式。因而同事也就有了“只是一年之中老师很少同他交流”的感受,以及“座位也没有动过”的事实。

其实,我们很难相信,这位班主任老师一年之中从不过问班上的一位孩子。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也不会对学生的挑衅行为进行冷处理。他之所以让学生这样想,估计是有意为之。他肯定有自己的考虑,也一定在默默的关注着这位学生的成长变化。较少同这位学生交流、不调整其座位,是他实施教育的手段。他着眼的是学生的长远,旨在用“少交流”“不动座位”这种方式磨砺学生性格,让其人格不断完善。

后来,师生之间成为很好的朋友,即使彼此之间再也没谈及这件事情。今天同事把这件事情讲出来,依然给我们这样的启迪:改变学生是需要契机的,这些契机可遇而不可求,教学与生活中的一些不同寻常之处,或许便是。

                                                                                     张敏 读写大队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